叶千苍

染千苍则苍,染于黄则黄。

【喻王喻自由心证】盛夏(he)

               喻队生快(^_^)Y,喻王喻+部分喻→黄单箭头,师生设定:喻文州王杰希分别为文科生和理科生,黄少天为老师,人物OOC严重,严重文不对题→_→大概所有槽点都说了......

             
               “文州,你怎么了?”王杰希一开门,扑面而来的就是满身的酒气。“文州,你这是喝了多少?”王杰希嘴上虽然这么说,带着些责备,却依旧是无奈的抱住了早已倒在他身上的喻文州,“文州,你好像变重了啊......”王杰希认命的拉起他,走到了卧室,将喻文州往床上小心放下,再细心地掖好被子,正准备去沙发上凑合一夜,突然,手指却被紧紧握住,力道很大。
       
                “别走......”犹在睡梦中的人轻轻呓语,眉头紧锁,透露着与平时运筹帷幄,似乎一切都在筹谋之中不同的不安与害怕,意外的有些反差萌。王杰希几乎是瞬间心软,坐到床边,反握住他的手,无言的传递着温暖,“好,我不走。”低头看喻文州的手,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真是让手控无法自拔的类型,啧,王杰希想,也难怪自己一直看不够。

               喻文州似乎感受到了身边人的回应,轻轻呢喃着什么,王杰希笑着低下头侧耳凝神地听,但他的脸色顿时转为苍白,

               “少天......”

                那人的唇明明那么温润,此刻却锋利的像一把刀子,将他那颗心剖开来,只需一个词,就能伤他到体无完肤。

                呵呵,王杰希自嘲的笑了,自己何尝不知道只是个替代罢了?早在一开始,他知道了那个叫黄少天的人的存在时,就无数次决定离开,可结果每一次喻文州温和一笑亦或如今日一般展露另外那令人心疼的一面时,他就怎么也提不出要走,终究是越陷越深,现在恐怕已经是心甘情愿了。正应了《牡丹亭》那句,“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他只能握住他的手,忍下心中的钝痛,说道,“抱歉,我是王杰希。”

                那人的手顿了顿,似是清醒不少,“对不起,认错了。”说着便撑着坐起身,“今晚打扰你了。”王杰希心下不忍,“明天是周天,你先睡吧。”说完,看着喻文州再次躺下去,替他拉好被子,“喀哒”一声,灯灭,王杰希关上房门,揉了揉眉心,准备去睡沙发。

                他知道这一切的起因。还记得这周五,也正是高考前的最后几天冲刺,偶然走过办公室时,听到“黄老师,恭喜呀!”“没看出来黄少竟然这么早就脱单了,哈哈,我等单身狗已经举起了火把和汽油”,他禁不住好奇,停住脚步,听着里面的声音。“靠靠靠,什么叫这么早脱单,那是我的人格魅力,下周六在XX酒店,大家可都要来啊!”尽管隔着一个门板,王杰希仍然能想象出黄少天说话时眉飞色舞的样子,笑的时候就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逆着阳光他染过的头发是闪烁着点金黄的浅咖色,活力四射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就要成家了,反倒像还是个大男孩,也许这就是喻文州喜欢上他的原因了吧,王杰希默默地想。下节课是黄少天的数学课,果不其然他在课前提到了这事,班里一瞬间炸开了锅,啧,王杰希透过后门的玻璃看向走廊对面的文尖班,他们班的上节课好像就是数学吧。王杰希想,不知道他现在的反应如何呢?

               王杰希自从进入高中的那一天起,就注意到了窗边那个温文尔雅的男生,指尖划过书页时悄无声息,衬衣一尘不染,凑近了会有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气,第一眼他就确定他们是一类人。“君子如玉”“温文尔雅”,这些词似乎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后来很快知道他叫喻文州,似乎开始便打定主意要读文科,和他正好相反,王杰希一直是坚决要上理科。高一时还未分科,两个人便常常不相上下,“平分秋色”“伯仲之间”,这些词便注定了他们之间的竞争和宿敌的关系,可隐隐又有些知音般的惺惺相惜。这种感觉在高二文理分科后尤为强烈,他们太过了解彼此,又各自为文理的翘楚,因此他们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剑拔弩张,反倒因为两人的性格,还是很好的朋友。可是,如果不想只做朋友呢?王杰希想着。他从未想过要向喻文州摊牌,不过如今看起来对方早已知道。但当时喻文州怕是一心系在黄少天身上,无暇顾及他罢了。

               夜很深了,冷雨淅淅沥沥敲击着窗檐,王杰希望着天花板,这是他在高考后第一次失眠。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那个周六已经近在眼前。志愿早已提交,王杰希和喻文州一起填完的,他写下的是Q大,喻文州填的是B大,不可避免地在同一个市。此刻王杰希正坐在沙发上,凝视着对面的喻文州,以及手中那张大红的请帖。

                喻文州这周都住在王杰希家,他们高三的生物钟暂时还没有改过来,天色尚暗,才露出一缕微光,两人很有默契地都起床了。刚刚解决过早饭,喻文州就坐到王杰希对面,看着王杰希,脸上依旧是温文如玉几乎没变过的笑容,丝毫看不出昨晚情绪外露的样子。王杰希望着喻文州,他很想找些话题,可又无从说起。良久的沉默,王杰希等待着他的薄唇再吐出什么残忍的话语。喻文州眉头轻蹙,张了张嘴,果不其然,王杰希想,下一秒喻文州开口了,“你能陪我去他的婚礼吗?”短短一句话仿佛一桶冰水瞬间把王杰希从头到脚浇了一遍,冒着丝丝寒气,他竟为了这事来求他吗?他从来没有办法拒绝眼前这人,笑着点点头,说,“好。”只余下满嘴苦涩。

                黄少天的婚礼上,喻文州看起来很庄重的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打着墨蓝色的领带。尽管台上的新娘美目流转巧笑倩兮,可王杰希依旧觉得身着白色西装的黄少天和喻文州才是天作之合。

                黄少天时不时装作不经意间看向喻文州的座位,他的目光闪烁,暗含着几分愧疚与闪躲。喻文州一直温和的笑,正如三年来的每一天一样,笑着看台上一对璧人踏过长长的红毯,笑着看他们交换戒指,说下“我愿意”的誓言,就在黄少天吻新娘的那一刻,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王杰希侧过身摁住喻文州的后脑,吻了上去,恰到好处挡住了他看向台上的视线,也挡住了他滚落的一滴清泪。喻文州没有推开他,王杰希知道,婚礼的主角黄少天,此刻虽然吻着新娘,炙热不加掩饰的视线却是一直停留在这个有喻文州的角落。婚礼还在继续,欢乐的气氛洋溢在周围,王杰希听见喻文州轻声说,“我放弃了”。

                婚礼结束后,王杰希试着握住喻文州的手,十指相扣,正如三年来他想做却一直没敢做的那样,而喻文州并没有挣开,默许了。那天晚上,王杰希向他表白,喻文州点点头,依旧是淡淡的笑容,没有其他的表情,那双曾经温润的眸子却变得如同深潭般死寂。

                后来王杰希再未提起黄少天这个名字,因为他知道喻文州还是放不下,他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喻文州的心究竟归属于谁,但他也知道自己能做的不多,只有如同那高中三年里一样的陪伴。

                但是,这是王杰希能给他的全部。

                END

               

热度(30)

© 叶千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