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千苍

染千苍则苍,染于黄则黄。

【羊肉包】不冻港(三)

       虐完了来点糖(可能还带着玻璃渣)安慰一下,明天出月考成绩心好塞QAQ短小并不精悍的第三章×

      【你是北大西洋暖流,我是摩尔曼斯克港,因为你的到来,我的世界成为不冻港。】

        意识渐渐苏醒,仿佛置身于深海,周围一片黑暗,沉重而压抑。

        宁泽涛的睫毛轻轻颤动了几下,手指无意识的攥着雪白的床单。

         原本一色的世界突然出现了一点白光,他竭力的向那光源处探寻去,越来越近,直至白光沐浴到他周身,被吞噬殆尽。

        宁泽涛骤然睁开了眼,窗帘没有拉,依旧是茫茫的冰雪。刚醒过来还不适应强光,他有些难受的闭了闭眼,才定下心神,打量起周围环境。

        不是他平时住的房间,墙面洁净,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气息,宁泽涛艰难的扭着头才看清自己现在的处境:手背上正打着吊针,左腿也打着石膏,他尝试着想动一下,却被疼痛硬生生停下。无奈之下,宁泽涛只好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躺在床上凝视着天花板,在痛感渐渐退去后,听觉随之变得灵敏起来。

         “他现在的情况究竟怎么样?”

        孙杨现在心急如焚,看着面前这个面瘫脸的医生高冷的半天不回答,他觉得自己的耐性已经到了极限。

        徐嘉余翻了翻拍的片子,沉吟半晌,斟酌了一下语句,在孙杨快要冲上去揪住他衣领前开口道,

         “长期营养不良,以及钙的流失,导致他的骨质十分脆弱,再加上寒冷的环境,所以才会无法支撑住造成骨折。”

         徐嘉余又看了看肺部拍的片子,稍微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还有......你看他的肺部,你确定他之前只做过高空实验?”

         孙杨蹙了下眉,徐嘉余很少表情这么凝重,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至少我在的时候可以保证,不过我中途有去过一趟莫斯科,中间可能还有其他实验吧......”

        徐嘉余指着一处说,“他可能不止是高空实验,这可能是......”他又顿了一下,才说出了推测,

        “毒气实验。”

         孙杨整个人都蒙了,他用手扶了一下墙壁才勉强站住了,他也是经历过二战的人,不是不知道毒气实验代表着什么,越想越觉得心惊胆战,他的包子......差点就这么离他而去。徐嘉余还在继续解释着,“他是不是经常剧烈咳嗽,有时还会有血丝出现,估计是之前那个菲恩做的麻醉状态下毒气对人体影响的实验,不然光是高空实验不可能会造成这样的后果的。”

         孙杨愣了半天,没有说话,徐嘉余看他这样,看看时间自己还有后续实验,想了想还是拍了拍他的肩劝道,“我先走了,之后......小心点吧。”

        孙杨点点头,站着没动。等徐嘉余走了,他无力地倚靠着墙壁,手指有些颤抖,摸了摸口袋,空荡荡的,才想起因为在护理区,雪茄早都被上交了。这时走廊里没什么人,他靠着墙,缓缓坐在地上,手紧紧攥着那几张检查单,指甲嵌入纸面,留下深深的印子,一拳狠狠捶在墙面上,由骨头传来的疼却比不上一丝一毫的心里的钝痛,他还是没有......保护好他啊。

        孙杨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才把手放到了门把手上,两手扶住轻轻转动,生怕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刚推开门,孙杨就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眸子,“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上哪里不舒服?”一连串的问题扑面而来,孙杨急忙上前,制止住宁泽涛想要坐起的动作,小心地在他背后垫了一个抱枕,又掖好了被角,看到输液瓶没什么异常,便停下来看宁泽涛的状况。

        宁泽涛觉得自己的嘴唇已经干裂到要起皮了似的,他抬起右手指了指桌上的杯子,示意孙杨想喝水。孙杨快步走过来,不敢直接拿杯子,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把小银勺,盛着些水,手腕平着挪过去,刚触到那已经缺水到极致的唇,痛感就清晰的传来,宁泽涛下意识的抿了抿唇,却更触动了伤口,他只好不再动作,顺从的让水顺着流入喉咙。

        如此重复了几个来回,宁泽涛才终于恢复了些精神气,嗓音也正常了些,“我现在大概什么情况?”孙杨稍稍犹豫了一下,看着手上的检查单斟酌着说道,“营养不良,钙的严重流失导致骨质十分脆弱,之前又是极端环境下,造成了骨折......”他本以为像这样十几岁的男孩子听完总该露出几分惊慌吧,宁泽涛却没什么表情,侧着头等了一会没再听到他的声音,疑惑的抬头望着他,该死,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孙杨呼吸一窒,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嗯,总体情况就是这样,总之接下来你就住在这,别想别的事,知道了吗?”说着顺手揉着他的头发,手指摸着柔顺的发丝,手感不错,孙杨想道。宁泽涛被揉的挺舒服的,眼睛微眯,小小的答应了一声。

         宁泽涛扭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几个苹果,眸子亮了一下,眼睛里闪着些希求的光。物资本身就少,更何况又是在极地,哪怕是一个苹果也是属于和雪茄,伏特加一个地位。孙杨挑拣半天,终于挑了个看起来最红最大的,又去桌子上翻了半天,才找了把小刀,搬了个凳子,坐在床旁边开始削皮。

         宁泽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孙杨的侧脸,午后阳光正好,带着些暖意洒落在两人身上,孙杨握着小刀,低着头仔细的削着苹果皮,从这个角度还能看到他瘦削的下巴,有些时候没修理而垂下的发丝不听话的垂落,孙杨想伸手拂去,却又碍于手上还沾着些汁液,动作看起来别扭无比,宁泽涛没多想,抬手替他挽好,对上孙杨有些惊讶的目光时他才发觉,自己好像,越距了。像触到什么似的飞快的缩回了手,宁泽涛有些后悔刚才的举动,却不由自主的动了动手指,仿佛刚才孙杨脸颊的触感还在,接着他就又发现了自己这个更令他羞耻的动作,暗暗庆幸有被子盖着,不然孙杨会怎么想?

        孙杨是有些惊讶,不过是惊讶于他带着几分亲昵的态度。第一天见到他,孙杨就知道,宁泽涛虽然看起来阳光开朗,对别人都挺温和的,但总是不过分热情,距离拿捏的恰到好处,温文如玉,心墙却也高高耸立着,防备着一切陌生的事物。如今,他愿意主动接触自己,是不是代表着......手上的刀一下没有掌控好,在手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顿时源源不断的冒了出来,孙杨却并不觉得疼,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可能性也足以让他现在激动的几乎跳起来。

         宁泽涛却是慌了,“怎么了?伤口疼吗?快去冲一下伤口——”说着手臂撑着床沿就要坐起来,孙杨眼疾手快的摁住他,“没事,我去洗一下。”他把苹果先搁在桌上,门一带就冲去水房了。宁泽涛愣了一下,看着袖子上刚刚沾染上的血迹,眸子里闪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TBC】

        后面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话,与正文什么关系都没有:

       感觉从来没有cp文不让打单人tag的规定,我之前从来没有萌过三次元cp,所以写全职高手的同人文例如双叶觉得打叶修和叶秋的tag很自然,所以写羊肉包的时候就很顺手打了单人tag,主要是这样也可以增加浏览量来着,不过既然有人评论了觉得辣眼睛,那就不打一次试试吧〒_〒但这样的话我就好奇十个tag的位置我都写什么×

热度(40)

© 叶千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