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千苍

染千苍则苍,染于黄则黄。

【羊肉包】不冻港(五)

        摸鱼的一章( ˙-˙ )౨刘指导和张继科出没,小胖少量被提及,无副cp(绝对不会引起不适)不虐不虐(因为包子就没出来×)

       

      【你是北大西洋暖流,我是摩尔曼斯克港,因为你的到来,我的世界成为不冻港】

        因为是休息日,即使是冷战期间,整栋大楼也只有值班人员和少数加班的人,显而易见的是,刘国梁并不属于这两类人中的任何一种。他的履历着实辉煌,二战期间原是直属第二处的领头人,针对柏林的谍报行动都是由他策划,他一手建立了针对欧洲的情报网,就连德军即将进攻苏联的消息也是由他判断而得出的结论,二战结束后他也并没有退居二线,而是转到第一局负责针对欧洲的军事战略情报,为苏联做出巨大贡献。可以说,他这样的人物,偌大的苏联里一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刘国梁低头看了眼怀表,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等过人了,通常都是别人毕恭毕敬的等候着他的大驾,除非是军衔更高或是政治领导人,而今天,他等待的是一个至少在他看来默默无名的小辈,刘国梁翻了翻柜子,准确的从好几层的各式各样茶叶中找出来了正山小种。他抿过一口茶水,不由慨叹,这么多年了,自己还是不习惯喝那咖啡。刘国梁又摸出怀表看了一眼,还有一分钟,他闭上眼睛,看来这个年轻人要迟到了。

        走廊里响起了清脆的鞋跟踏在实木地板上的声音,来人穿着军靴,步伐整齐,每一步跨出的长度和时间几乎完全一样,刘国梁骤然睁开眼,即使是特种兵也没多少人能做到时刻保持这种状态,他凝视着那厚重的门板,幽深的目光仿佛能透过去,来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性,介于亚洲人和欧洲人之间,听得出来他有些急躁,因为他的呼吸声不够平稳,刘国梁又低头看了一眼资料,虽说上面没配照片,就连姓名一栏也是空的,但看其他资料全都符合,他向后靠到座椅上,手指交握着等待着来人。

        孙杨正急急忙忙的穿过狭长的走廊,因为之前的火车晚点,此刻时间已经不够了,他还记得三年前的时候,现在想起仍旧记忆如新。当时因为自己来晚了五分钟,就被派到了那个荒凉的岛上,不过也算阴差阳错,他也正因此遇到了宁泽涛。孙杨想到这,嘴角不由扬起一抹温暖的笑,他现在怎么样了,徐嘉余也不知道照顾的怎么样,反正肯定没有自己尽心,等回去他可要多多照顾着,可得把包子喂胖点,抱起来手感更好,孙杨的眸子里都盛满了温柔,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宁泽涛送他的手表,下一刻他就迈开长腿开始狂奔,一不留神怎么就剩十五秒了?!他不想这次直接被派到中东去啊?!孙杨三步并作两步,终于跑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他稍稍喘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呼吸,抬手轻轻叩了叩门,“报告,长官。”

         刘国梁清了一下嗓子,“进。”孙杨也同时推门而入,钟声恰好在此时响起,正是整点。

         “朱上校,您这次找我——”

         “继科你可终于到了——”

         话音戛然而止,两个人顿时大眼瞪小眼,气氛瞬间凝固,有种叫做尴尬的东西在空气中流淌。

        刘国梁毕竟是个十几年从事情报活动的人,阅历丰富,此时先一步冷静下来,他低头又看了一眼资料,代号,年龄,身高,体重,履历......

         等等,身高?

        他把手指对着那一行平行着挪过去,白纸黑字,明晃晃的印着几个阿拉伯数字和字母:

        198cm。

        刘国梁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呵呵,抬头笑容和煦地对孙杨说,“孙杨是吧,来先坐下,刚才资料有一点小差错,我再去核对一下。”说着他继续挂着笑容出了门,走出十米后,他深呼吸了一下,面色变得冷峻,他找到隔壁办公室的电话,飞快的拨了一串号码,静静等待着接通。

         张继科刚到第一局的办公室,电话就响了。随手把外套往沙发上一扔,接起电话,“喂,这里是克格勃第一局张继科少校,你——”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打断了,

        “张继科你还知道接电话啊,你是不是又威胁方博把资料换掉不接任务了?你换就换吧,你倒是换个第一局的人也行啊,他这是属于第二局啊,你在——”

         张继科“咔嗒”一声挂上电话,他忍不住抹了一把脸,感觉刚才仿佛有唾沫星子喷到了自己脸上,对于有洁癖的他来说真是太膈应了。他不是专门跟方博说好换成许昕吗,怎么换成孙杨了?张继科蹙了下眉,方博不至于犯这种错误,只能说......中间还有人经手了?他抓起电话,手指一下下敲着桌面,

         “现在马上接到第一局方少尉处。”

         孙杨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一脸茫然。按道理来讲,此刻坐在桌前的应该是朱上校,而不是刘国梁上校啊?他不由想起临进来时张继科的那句莫名提醒,张继科不是无的放矢的人,难道中间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孙杨的脸色变得凝重,现在处于冷战的非常时期,苏联一直高度提防美国的渗透,难道那些北美西欧的人员已经进入情报局的高层了?他的指甲深深嵌入了掌心,就是不知道,在这些高层中,又有哪些可以相信?

        刘国梁被挂了电话,他深呼吸了一下,默念到,放宽心,看开点,不然迟早有一天被这群家伙怼到气死,会客室还有个孙杨在那坐着呢,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拨出下一个电话,“我是刘国梁上校,接一下伊万少将。”又等了一阵,“喂,对,少将,任务人员出了差错,对,是二局的,嗯,好的,我知道了,没有其他事了,回见。”刘国梁再次低头看了一眼资料,只能将错就错了。

        刘国梁回来重新坐到对面,“孙杨啊,组织上出了一点问题,现在这样,人员有些变动但任务不变,地点还是你之前待的那个岛,”说到这顿了顿,他知道孙杨留在那了三年,大好年华花费在一个荒岛上,他预测对面这个青年总该露出一些不满或愤懑的情绪,可下一刻就打了脸,孙杨只是继续凝神听着,没有任何表现。刘国梁故作自然的继续说道,“组织怀疑研究所内有来自德军或美军的奸细,而你的任务就是查明这件事,当然,前提是身份不能暴露,虽然组织会帮忙从军方这边掩护,但还是要小心.......”孙杨听了半晌,终于忍不住悄悄走神,感叹刘上校今天也是那么关(lao)心(dao)呢。又说了半天,刘国梁才再次回到正题上,“到时候还有个和你一起去的,她的身份也安排为研究人员,是跟你做研究的合作者,配合一下,尽早完成任务,知道了吗?”孙杨迅速回神,“是,上校!”刘国梁表示很满意,“行了,她现在应该在第一局,那边应该已经通知过了,你去找继科或者其他人问一下就行。”孙杨点头表示知道了,转身出了门。

        门在他身后关上,刘国梁又翻了一遍资料,他再次拨通了内线,“联系一下档案处,我要调取一些人员资料。”

        第一局和总部离得不远,孙杨很快就到了,张继科跟他讲的位置是在二楼。大步踏过楼梯,走到左手第三间房门前,抬手敲门,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女声,“请进。”

       【TBC】

         终于展开谍战片一般的剧情了,感情线和剧情进展还是要并存滴ଘ(ㅅ´ ˘ `) ଓ大家猜猜和大白杨一起去的是谁呢?猜对了也没奖励(划去×)

热度(41)

  1. 余音袅袅叶千苍 转载了此文字
© 叶千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