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千苍

染千苍则苍,染于黄则黄。

【双叶】暖流,西风与不冻港(含楚苏)

        想展现复杂关系却写得real凌乱ರ_ರ ...双叶为主,有楚苏,前任的话有一丢丢叶橙,叶秋橙,就不打tag了( ´꒳​`)σ)д`)(话说有叶秋楚这个cp吗×)黄少无cp,只推动情节发展,有一段时间没写,ooc严重×



        【壹】

        分别是在暮冬的北欧,摩尔曼斯克的港口。

        他们一直未能成行,最终却在那里分别。

        他们在夕阳下说出“再见”,那时是黄昏,晚霞染红了半边天际,他坐在海边看落潮,那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贰】

        叶秋曾听哥哥谈论起摩尔曼斯克港,地理书中写道,这里的海水终年不曾冻结。他始终不解其意,那样靠近北极的地方,那么寒冷的地方,为什么海水终年都不会凝霜结冰?

        盛行西风与北大西洋的暖流统统不能说服他,不结冰的北欧港口,在他的心目中是荒谬的童话,反正那里靠近北极圈,靠近圣诞老人的故乡,盛产浪漫和虚假的谎言。面对他的固执,叶修只能无奈的笑,指尖拂过他的发梢,一丝宠溺的笑意转瞬即逝,说道:“什么时候和你去看就知道了。”



        【叁】

        机翼迎着旋舞的冰雪划过长空,剧烈的颠簸使叶秋骤然清醒,入睡前还坐在身边的人不知去了何处,唯有身上覆着尚浸有烟草气息的外套,他不由打了个寒战,握紧了衣角的同时尽量收起原本舒张的肢体,“阿嚏——”喷嚏说来就来,冷,叶秋蹙了蹙眉,这是他唯一的感受,摸索了好半天才找到包里的保温杯,叶秋暗道,等叶修回来自己可得好好说道他这乱放东西的习惯,搞不好哪天护照连带着钱包一起丢掉才能吸取教训。

        说来叶秋和叶修虽是血脉最近,可行事差异却是极大,两人平日虽磕磕绊绊,互相嫌弃,倒也彼此一同度过了小半人生。这趟环球旅行的终点正是几近最北端的区域,确切来说是闻名遐迩的那个港口——摩尔曼斯克港。叶修此次主动提出前往这里,他也欣然同意。

        毕竟,叶秋望着小窗外漆黑的夜色,机舱的灯光泛着昏黄的色泽,他的神色映在玻璃上,显得晦暗不明,如此正好,一直没有合适理由前往,也免了他提议此行。



       【肆】

        “啊,终于暖和一点了......”叶修整个人躺倒在床上,还弹了一弹,啧,这床垫弹性不错,回去可以考虑也买一个,叶修边想着边摸出衣服口袋里的烟盒,还没点火就被一只手横夺了过去,“哥哥,说了多少遍要抽烟就自己出去——”一抬头就是叶秋眉目间写满了“没得商量”的脸,啧,这事必须得混过去,叶修迅速摆出一脸无辜,“什么,谁要抽?”叶秋叹了口气,“真拿你没办法,我先去洗澡,记得给爸妈打个电话。”“欸好的——”叶修应着打开电视,映入眼帘的是个科教类的纪录片,他往日里从不看这类节目,此刻注意力却完全放在了荧幕之上,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叶秋的呼吸微微一窒,旋即恢复正常。

        叶修在看到电视里那张脸的瞬间就愣住了,电视里的受采访者即使对着摄像机也没停下手中的工作,花粉管开通的时间仅仅十分钟,要是错过了,恐怕下一次还是得选基因枪。苏沐橙兼顾两边,仔细听过问题后便一一回答,柔软的女声跨越千里再次转为声信号,一如既往的温和清朗。

        叶修的眼睛一直盯在苏沐橙的那双手上,十指修长白皙,聚集了所有的优点似的,完美无缺。

        他是真心喜欢那一双手。

        叶秋本来正在专心整理行李,听到从电视里传出来的熟悉声音忍不住停下了收拾衣物的动作,往屏幕里看了一眼。

        他也愣住了。

        叶修听到叶秋的声音停了就紧张地回过头来,看到叶秋的眼神就赶紧过来,边接过换洗衣物,边有点心虚的解释,

        “这姑娘就是我跟你之前提过的在北欧留学时的那个同学,回国后最后也没再联系到她,没想到她现在还在继续专攻植物学。”

        叶秋点点头,表情马上就恢复了平静,波澜不惊。

        叶修松了一口气。

        叶秋突然仰起头来看着他,神情严肃眸子仿若浸着墨,不经意地问道:“那是在哪一年?”

        叶修蹙起眉头,时间久远,他努力搜索着回忆,想了想,有些踟蹰地给了个模糊的答案:“三年前吧,我也不太记得了。”

        叶秋点点头,再没说什么,叶母的挂念问候占满了整个聊天框,视线回到屏幕上,他敲着键盘一一回复,“咔嗒咔嗒”的声音响彻房间。


       【陆】

        没想到后来采访苏沐橙的纪录片火了,竟突然间吸引了一批小迷弟,一时间纷纷跨系蹭课只求女神一笑,盛极一时。

        叶修是不太明白现在的年轻男孩都喜欢些什么,不是说什么现在是各式网红脸的天下吗,怎么还是冒出来了那么多小男生带着傻傻的笑容说就喜欢那种柔软的笑。

        就像是夏日里触及一抔干净的雪。

        觉得沐橙一副不谙世事温柔没脾气的样子啊,那是你们的错觉,叶修扬起充满“呵呵”的嘲讽笑容。

        他其实很想去见见苏沐橙,叙一叙旧。

        但他不敢。

        他现在居然也有了不敢的事,想到自己的变化,他自我嘲弄地叹了口气,他和叶秋在热恋期的时候从不掩饰对旧情史和旧情人的怀念,兴致来了还拉着弟弟一同跑去他有回忆的地方怀旧一把。

        叶秋从来没有不高兴,是真的没有不高兴,甚至有时候会兴趣盎然的询问他其余细节。

        可他的心却渐渐没了底,他不再确信自己对叶秋的了解,与其说他怕他变得难以掌控,倒不如说是怕再失去他人的刻骨铭心的痛。



       【柒】

        翌日是个难得风和日丽的好天气,两人沿着街道漫无目的的游荡,转过下一个街角,叶修蓦地脚步一顿。

        恰逢迎面而来的东方姑娘抬头望向前方,视线交错,苏沐橙骤然愣住,直直的望着他们。叶修脚步顿了一顿,与两位故人的重逢不知算是惊喜还是惊吓,想起身边还挽着叶秋,又情绪复杂地收回目光,却不知同时叶秋轻轻压低了帽檐,避开了对面灼灼的视线,目光却掠过另一人的面容,几秒过后才惊觉对视的时间太长,眼睛有些难受,他草草擦拭几下,手背略略润湿,低头一看,他愣住了:

        那斑驳的水痕,是泪。

        叶修想起了摩尔曼斯克港旁旅馆三号房里度过的那些夜晚,每次见面他都喜欢来回地揉捏苏沐橙的指尖,这么一双手无论弹钢琴还是执试管都诱人到了极致,让人无法抵抗。

        苏沐橙的眼眶略略泛红,她抬手拭去泪痕,勉强恢复了往日模样。数年时光,没想到看似一切都已忘记,自己还是无法释然。身边的楚云秀没有言语,快速瞥了一眼两人的面容,不动声色地揽过苏沐橙的肩,似是无声地宣告着什么。

        叶秋这时已把帽檐又抬起来了一些,脸上的泪痕也已经消失殆尽。

        叶修看着苏沐橙,觉得自己明白了点什么。

        他看得很清楚,再清楚不过。苏沐橙一开始失控红了眼眶愣愣看着的人,不是他叶修,而是旁边的......叶秋。


       【捌】

        然而,四人的目的地偏偏是同一个地方,如此只能同行,路上气氛一度尴尬到了极致,所幸终于到了会场。

        关于原生动物门磷虾的新发现报告会上,发言人正在声情并茂地讲述着偕老同穴的故事,台下昏昏欲睡的叶修表示,这就是两个长胖的磷虾钻进海绵出不来正好一雌一雄便“厮守终生”而已。他悄悄用余光向右后方看,两位姑娘听得十分投入,他重又收回视线,再度关注起台上的讲话。好不容易挨到结束,叶修松下一口气,正准备拉着叶秋从侧门遁走,身后却响起一道声音,“哟,这不是苏妹子吗?你们也在这?”

        叶修强行收住对身后不知情者的腾腾杀气,挂着微笑打过招呼,一时气氛陷入沉默,黄少天敏感地察觉到气氛不对,说着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先走了就飞速离开。叶秋也站起身来,还是你俩聊,你们单独聊聊比较容易突破瓶颈。

        楚云秀同样起身,和叶秋一起往外走,说你们单独聊,可能更有启发。

        叶修和苏沐橙倒是都没有留他俩的意思。

        他们都知道,这时候是留不住的。

        而当他们俩都反应过来现在是独处的时候,空气里又多了一丝说不出的尴尬。

        叶修无心再做冗长的开场白,“你们是怎么回事?”

        苏沐橙笑了起来,唇畔仍是当初浸润着杭州雨色的温婉,“叶修,这可不像你。”他从来都是顾着自己,哪还会管这些事。

       “是吗?”叶修顿了顿,没继续说下去。

        苏沐橙叹了口气,纠缠于过去毫无意义,如今解释只能增添几分怅然,还有什么用呢?

       她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却没有再搁下,送客的意思显而易见。叶修自觉地带上门,厚重的实木门板“咔哒”一声合上,他的唇翕动了几下,艰涩地吐出一句轻声的呢喃,

        “再见。”

        是和谁再见啊,叶修也不知,但再明显不过的意思便是......再也不见。

        待叶修出门时走廊里一片寂静,尽头是楚云秀斜倚着窗台看他,繁密的雕栏间漏下些许光影,唯有唇边烟斜雾横中的星点明火和仿若盛着一泓潭水的瞳眸最为耀眼。她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叶修给叶秋发了条简讯就把手机揣在兜里,护照钱包全在叶秋那里,还得坐公交。

        手机随即响起的提示音淹没在周围嘈杂的环境中,来自苏沐橙的简讯只有寥寥二字:

        再见。



        【玖】

        车上人不多,后座有两个学生正在小声说笑。叶修听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已经离没烦恼的少年太远。

        接下来的旅途,他望着车窗外的沉沉暮色,仅残存一丝金红的晚霞,却依旧点燃了半边天空。



       【END】


热度(46)

  1. 清欢渡叶千苍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开更了ヘ( ̄ω ̄ヘ)
© 叶千苍 | Powered by LOFTER